CLOSER╳

是十关

发出咕咕咕的声音

,头像是真实发型(用发胶也压不下去的头发)

献给爱丽儿的花束

海魔,短打

心情来了就码来玩玩,别认真就好。

——

『     』

献给爱丽儿的花束

——

1

在家里的时候,魔达时常会去找海达的麻烦,也不知是为了什么,这对兄弟从来没有互相看顺眼过。

魔达气呼呼的把海达的脸从一张张[被迫]拍摄的双人照上用马克笔划掉,只剩下自己一人。

哼。

魔达轻哼了一声,什么哥哥,什么兄友弟恭,在父亲面前做的工作全被他抛在脑后了。

他最讨厌的人就是海达了,还指望他和海达玩兄弟游戏,别做梦了。

不过没关系,海达想。

反正再过几天就永远看不到他了。

——

0

今天是个好日子。

海达拿着花出门了。

随即呼啸而过一辆汽车。

——

4

魔达摸了摸新拿到手里的儿童汽车,不屑地撇撇嘴。

——这么老的型号,还不如我新买的那辆。

不过也不错,他想。

毕竟是从海达那里抢过来的,精神上的满足远远大于物质。

随后魔达摸了摸肚皮,想着一定要在海达赶到之前就把他的那份小甜饼吃完。

哼哼。

不过也没关系。

反正还有几天就看不到他了,海达想。

——

6

魔达出事故了,下肢瘫痪。

他强忍着眼泪,别过头去看向空白的墙壁。

『废物』

似乎听到有人这么说了。

周围的人叽叽喳喳说个没完,魔达的心里越发暴躁。

最终还是没忍住把所有人都赶出去了。

才不会哭呢。

海达想。

我知道的。

还有几天就看不到他了,无所谓。

——

8

魔达开始学画画了。

画的如何呢,看一下满地的纸就可以了。

艹,画画那么难么。

魔达烦躁地揪了揪自己的头发,决定想想海达。

没啥好想的,我刚才干嘛说要想这个。

噗嗤。

海达笑了笑。

还有几分钟吧。

——

小人鱼爱丽儿得到了双腿,失去了声音。

我得到了魔达,失去了声音。

不过没关系。

这束花,献给我自己。






——

其实没啥深度,就是海达拯救了魔达的故事。

海洋王子,直接就想到人鱼了www

关于政哥哥的一些见解

fgo2.3出了

我吹爆我秦!我秦nb!

关于政哥哥的s图我觉得完全可行,但是我个人觉得,政哥哥关于[性]是单方面的享受欢愉。

[哔——]时会不加掩饰地流露出最为真实的表情,在他看来这是对你的褒奖和自己内心的体现。

也就是说,对于政哥哥来说,上下位都无所谓,并且处于[精神攻方]的地位。

对于新奇玩法大部分都是『这个好像很有意思』这样的感觉,当然玩的太过火的话肯定会被责骂。

大概就是这样,不过这些都是我个人的理解x

最后,我想要一份——

不想码字,没有戳中的g点,毫无动力

昆虫症候群

昆虫症候群

在生物课老师说昆虫可以闻到30公里以外的味道时想到的。

感谢梗来源  @慕未言

昆虫症候群

患者初期可以闻到30公里以内自己喜欢的人的味道,气味是喜欢之人的最喜欢的物品的香气。

比如说如果你喜欢的人喜欢中药,那么隔着30公里你也能闻到中药味儿,而且不管之前你多讨厌,患上此病后都会非常喜欢这种气味。

但加入患者在一定时间内没有得到喜欢之人的爱,这份香气就会逐渐变成患者最讨厌的气味,并且患者喜欢之人在患者眼中会逐渐变成患者最讨厌的昆虫的模样。

直到患者不在喜欢所爱之人。

大致就是这样一个设定x

国庆节时想用这个梗写一写。

取梗随意

完结感言

编剧啊
你是恶魔么

我死了。
猎魔人的第一话。
死了,虐死了。
居然还有回忆杀
md编剧

啥都别说了,脱身最后的结局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QAAAAAQ

【警探组(Hannor)无差】底特律:the last Android Chapter1.0

FBI Warning:
<1>本文目前为康汉康无差,后续可能会分出汉康支线和康汉支线,请注意
<2>ooc ooc ooc
<3>文笔极差xxx
<4> 本文为 仿生人!Hank和副警长!Connor的配对,从游戏序章开始的if。Hank的性格大概是早期那个有时会爆粗口但还是很好心不是那么傲娇的正义小jc,吧。
但由于站在了仿生人阵营,有些想法还是会偏向仿生人。

↑若以上可以接受,请下翻

<

“我不明白为什么要用一个该死的仿生人来完成这次任务!让它远离我的女儿!滚远点!”

女性被强拉着离开现场,而她的尖利的声音依旧留在房间。Hank有些烦心的揉揉太阳穴,即使他知道这对仿生人来说根本不会有任何作用。

Damn it.

鬼知道他一个失败品会被派发到这个鬼地方来。
—Hank是一个失败的仿生人,不会掩饰的『他』在苏醒的一分钟内就暴露了自己似乎有【个人意识】这件事。
然而奇迹般地没有给那帮拥有强烈控制欲和被害妄想的家伙销毁,反而将他放置到这里,解决这个该死的,麻烦的案子。

现在,那个『异常仿生人』正挟持着一名小女孩威胁要跳楼,讲道理Hank觉得若是没有那个小女孩这个仿生人压根不会惊起多大风浪,毕竟每天送去维修的仿生人可多了——也许还会被投诉高空抛物。

哦好吧,其实还会有点事。

Hank看着客厅里的两具尸体,有些头痛。
——史上第一起仿生人伤害案件,怎么可能不引起轩然大波呢。

看着冰箱上播放的直播新闻,Hank不禁问候了全体记者的祖上。
也许他还是第一个会说脏话的仿生人,即使这并不值得骄傲。

得了我还是先想想怎么安抚这个『异常仿生人』吧。
说实在的,让一个『异常仿生人』去安抚另一个『异常仿生人』,真的没问题吗?
真的不能让那些刚刚出厂的RK800型号的仿生人来么,人家还是专业的谈判员啊。

F**king comany。

正在探测现场的Hank一边腹诽一边悄悄把死亡警官的手枪藏到身后。
——对不住了兄弟,稍微借我用用吧。


谈什么判,直接解决就好了。


5分钟后好不容易压制住『异常仿生人』然而自己也有些机体损坏的Hank不由得好好问候了自己的软体。





××

Connor坐在常去的Jimmy酒吧的吧台前的座椅上,并不喝酒,只是目光呆滞地看着酒吧电视上正直播的球赛。



“Hey Connor。”
酒吧老板递过来一杯盛有透明液体的杯子,在Connor拒绝前就打断了他的言语。“只是柠檬水,免费的,不会干扰你那聪明绝顶的脑子。”



Connor歪歪头,感觉到老板话中有话,却不能明白他有什么意思,只是镇定地接过,并道一声谢谢。


酒吧的门被拉开,一名本该被禁止入内的仿生人大摇大摆地走进来。



“谁是康纳副警长?我找他有点事情。”

tbc


想开坑
却又拉不出屎(。)

我发现一件很神奇的事
我冷圈产出远远大于热圈(smoke)